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home/soultw67/public_html/ufo/modules/newbb/viewtopic.php on line 582
- [ - ]
: [ - ]... Login
登入!
 
瀏覽頁面數:

news, technology, headlines, xoops, xoop, nuke, myphpnuke, myphp-nuke, phpnuke, SE, geek, geeks, hacker, hackers, linux, software, download, downloads, free, community, mp3, forum, forums, bulletin, board, boards, bbs, php, survey, poll, polls, kernel, comment, comments, portal, odp, open, source, opensource, FreeSoftware, gnu, gpl, license, Unix, *nix, mysql, sql, database, databases, web site, weblog, guru, module, modules, theme, themes, cms, content management
  
  





#1
Guest 2009-04-25 08:28:14
作者: 陳麗美
台北市立師範學院國民教育所研究生

一、前言

植物有感情?會思想?人與植物可以溝通?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只有在童話故事裡,或文人、詩人的筆下,植物才具有這樣的生命特質,但是在《植物的秘密生命》一書中,作者(Tompkins & Bird, 1989/1998)記錄描述著從1966年以來,許多歐美的科學家對植物所進行的一些實驗性研究,這些研究讓植物的「生理特質」具體而微的展現在世人面前,也讓人們對植物,乃至於對人與自然萬物之間的關係有全新的體會。
近日,高雄長庚醫院中醫部針灸傷科用樹治療許多疑難雜症,其大多是被西醫放棄,或找不出病因的病人,雖然這項療法推出後,醫界不少人斥之為「怪力亂神」,但因病人反應成效頗佳,使高雄長庚醫院的醫生們繼續研究下去。(胡宗鳳,2003)。
植物究竟有著哪些不為人知的秘密生命呢?本文擬整理介紹《植物的秘密生命》
一書中對植物之秘密生命的研究,並對我們的環境教育作一反省思考。

二、有關「植物之秘密生命」的研究
《植物的秘密生命》一書中所介紹的研究非常多,限於篇幅,本文僅以一個教育工作者的角度,介紹其中幾個令人印象較為深刻的研究。

(一)白克斯特的研究
1960年代,克萊夫.白克斯特(Cleve Backster)是美國首屈一指的測謊器檢驗
者。1966年的一天,白克斯特突發奇想,他把一架測謊器的電極接到一顆龍血樹(Dracaena massangeana)的葉子上,結果意外的發現:龍血樹似乎具有與人類相同的情緒刺激反應。
白克斯特想要試試當植物的安危受到威脅時,其葉片上電流計的指針會有什麼
反應。他想:點個火來燒接著電流計的葉片。當火焰的形象在他腦中浮起的那一刻,記錄筆立即在座標紙上畫出代表劇烈變化的一長條往上掃的軌跡。白克斯特去別的房間取火柴,回來時發現記錄又有一個往上掃的突起,這時,他點燃火柴,但心中已不想這麼做了,座標紙上又畫出一個較小的突起,他打消了燒葉子的念頭,但卻仍然假裝做著要燒葉子的動作,這一回,座標紙上並沒有任何反應記錄。
之後,白克斯特和他的合作夥伴到美國各地,利用別的儀器試驗了至少二十五
種植物,結果都差不多。

植物有記憶力!白克斯特設計了一個實驗,他讓他的六個學生蒙上眼睛抽籤,
中籤者要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把實驗室裡兩棵植物中的其中一棵拔出來,放在地上踐踏、弄毀。之後,白克斯特再將倖免於難的那一棵植物接上測謊器。實驗的結果是:植物只對其中一人有反應,兇手一目了然。
接著,白克斯特透過一系列的實驗證明,植物和悉心照顧它的人之間存在著靈
犀相通的關係,而且不受距離的影響,但是這種關係往往也成為一些實驗中的干擾因素,為了排除類似這樣的干擾因素,白克斯特在不同學門科學家的幫助下,設計了一個徹底排除人力介入的實驗。此次實驗的過程與結果發表於1968年的《國際心理玄學期刊》第十卷,標題為〈植物基礎知覺之證據〉。
自此,白克斯特對植物的研究引起了廣大的注意,許多人都想按他的實驗照樣
做做看,美國加州、紐澤西州、維吉尼亞州…日本、蘇聯、歐洲…等都有許多的科學家進行類似的實驗,其中哈薩克科學家們還按巴夫洛夫(Ivan Petrovich Pavlov,
1849-1936)的制約反應原理,使一棵喜樹蕉對礦石產生反應。
來自世界各地的眾多實驗皆證明了:只要把植物當朋友,並排除一切成見,植
物就能與人溝通、協調、感應,一般而言,兒童與植物的感應溝通能力要比成人來
得好。

(二)博斯的研究
孟加拉科學家博斯爵士(Sir Jagadis Chandra Bose),他結合物理學、生理學、心理學於一體,在植物生理方面的研究,目前尚無人能出其右。
博斯提出:要明確的劃分物理現象和生理現象是很難的,也就是有生命(有機)
和無生命(無機)的分野,大有商榷餘地。博斯的研究報告震撼著當時的科學界,同時也招致許多英國生理科學界大老批評他不該游離自己的本行(當時博斯是物理學家),但博斯並不放棄,他設計了許多儀器,能測量並放大植物最快速與最緩慢的動作(準確度達千分之一秒),這些儀器使植物發出的訊號自動轉換為可讀出意思的字跡,讓無言的植物表達它們的生命故事,博斯使用這些儀器取得了令人不得不信的植物神經脈衝記錄,再度發表在英國的《哲學會刊》上,這是英國最具影響力的重要科學發現系列刊物。此時,植物學界開始承認植物確實具有與動物神經類似的傳導組織。
博斯認為:人將自然界這個廣大的住所分成幾個廂房,每個廂房有自己的大
門,物理學家、生物學家…等各走各的門,也都各自擁有自己的知識部門,但都習慣本科與其他科無關,這樣的思維態度應該改變,因為一切的探討行為最終目標都是為了求得完整的知識。
1918年,博斯60歲了,他又發明植物生長顯示器、平衡生長顯示器等,其能自動記錄並顯示放大植物的任何動態至一百萬倍以上,測量植物生長速率變化的精密度高達每秒十五億分之一吋,讓一般人眼中本來固定不動且沒有知覺的植物奇蹟般的活起來,甚至比人和動物感覺更靈敏。風格一向保守的英國《時報》寫道:「我
們英國這邊還沉緬在野蠻人的未開化的經驗主義之中,莫測高深的東方人已將宇宙一舉而綜合,看見萬變不離其宗的元一。」

(三)其他的研究

究竟是什麼樣的能量振波把人的念頭或內心感受傳遞給植物?這是許多科學家
一直在追尋的答案,相關的研究很多,研究的焦點多在「電」上面。博斯發現任何植物細胞質都會有電反應,法國科學家雷蒙尼耶發現大氣中恆有電存在,俄裔巴黎工程師拉考夫斯基(Georges Lakhovsky)認為:一切有機物的細胞都是電磁放射器,會放射並吸收高頻波。耶魯大學教授諾斯若普(F.S.C. Northrop)與布爾(Harold Saxton Burr)認為電場是生命體的真正組織原。英國羅爾(W. G. Roll)博士表示:心理力場(psi-field)類似電磁場、引力場,可能萬物皆有,能彼此相互反應。蘇聯以伊紐辛(Vlidimir Inyushin)教授為首的科學家們則以為人就是藉著一種生物原生質體(biological plasma body)與宇宙連為一體,從而對他人的心情、情緒、對季節、潮汐、月亮盈缺有反應,並與植物直接感應,但此種生物原生質體是什麼,目前則尚未有確切的答案。
雖然上述科學家們尚未能解開人與自然萬物之間的生命之謎,但他們一致以
為,人與自然萬物是同生命共呼吸的,但人先入為主的想法、信條、個人偏見掩蓋了人的心靈之眼,那是人與自然萬物間存在的潛在的感受力。

三、在環境教育上的省思

雖然我們尚未能完全解開植物具有哪些秘密生命,但是我們都知道,覆蓋著大地的這一層草木就好比是人類和動物生命真正的「形成層」,它們每天進行著奇蹟似的光合作用,為我們和動物製造氧氣與食物,沒有它們我們不能呼吸,甚至無法吃喝,我們從出生至躺進棺材為止,一切的食、衣、住、行、育、樂幾乎都離不開植物。然而據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1999)的估計,自1990-1995年,全世界消失的森林面積為每年112,600平方公里,相當於每分鐘消失33個足球場面積的森林。2001年巴西《下午報》報導(李小玉,2001):僅僅在亞馬遜地區,平均每8秒就有一個足球場大小的森林在那堮囓╮F亞馬遜林區占全世界木材總蘊藏量的45%,生物物種占全世界總數的五分之一,淡水資源占世界總量的18%。因此,亞馬遜河流域對全球氣候和生態環境有著舉足輕重的的影響。但美國科學家賓州大學教授James Alcock(2001)預估亞馬遜森林將在半個世紀內消失。
實際上,人類對綠色大地的破壞不僅僅止於森林,這種破壞幾乎遍及世界的每個角落:人們把工業廢物、垃圾、酸、鹼以及其他毒物傾倒在大地上,用水泥和滾燙的瀝青覆蓋供養人類的土地,侵蝕地球萬物生命的「形成層」;水泥、瀝青像瘟疫一樣,從城市蔓延至鄉村,侵占並毀壞綠色的植被,消滅植被中的植物、動物、菌類…人類用水泥毀滅自然,是否最終將毀滅人類自己。

人類自稱為萬物之靈,因為人類有思想、有文化傳承,有改造自然的能力,於是人類便利用此種特有的天賦異秉,去改造自然甚至破壞自然。然而從《植物的秘密生命》一書中我們不難看出:雖然現代人類的科技一日千里,但若將人類從宇宙大自然中所發現的已知與尚未發現的未知相比,前者是蓮葉上的一顆小水珠,而後者猶如蓮葉下的大湖。可是人類卻常以為這有限的已知就是一切,甚至讓有限的已知阻礙自己去發現無限的未知。因此,環境教育是刻不容緩的!文化傳承是人類特有的能力,人類應該利用它來教導我們的下一代,以及教導自己學會如何謙卑的與大自然和諧共處。
聯合國自1975年推動國際環境教育計畫實施以來,各會員國都全力配合,我國也將環境教育納入九年一貫教改的六大議題中,對於環境教育的哲學理念、定義、目標、內涵實施方法等皆有相當多的探討(王佩蓮,1915;王懋雯,1915;汪靜明,2000;洪如玉,2001;楊冠政,1915;鄭勝揚,2000)。
但是生活在現代都市叢林中的孩子,每天看到的是汽車,是錢,看不到日出日落,看不到地平線;他們吃精緻的食物、穿漂亮的衣服,在高樓居住,隔絕於孕育萬物的風雨和泥土;他們天天聽各種機械的聲音,但聽不到蟲鳴鳥啼;他們能注意到大人的眼色,但注意不到季節變化的顏色。書本中抽象文字所堆積出來的環境教育知識,在孩子們接受評量後,不知還有多少能深植在他們的心中?
已經有許多人發現環境教育應結合社區與行動,應回歸生活(許世璋,2001;胡寶林,2001;張蘭生,2001)。

在《植物的秘密生命》一書中的許多科學家一致以為:兒童與植物的感應溝通能力要比成人來得好,因為成人具有較多先入為主的想法、信條、個人偏見。那麼,一個教育工作者是否應該反省兩件事。其一:教育的過程若不謹慎,會不會反而讓一個人產生許多偏見?我們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是否已盡量避免讓孩子在獲得知識的同時也形成許多的偏見,如此反而影響孩子向自然學習的能力。其二:我們是否給予孩子適度的環境,盡量的讓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有較多親近自然、感受自然的機會?環境教育的教學,除了書本、教學媒體的設計以外,校園、社區中是否也應該盡量保留綠地,減少水泥與柏油,讓許多居住高樓的孩子,甚至是大人,能與自然更靠近一點。
「老師,我告訴你喔,明德樓的那條水溝,有很多水生動物喔!」
「操場後面的那片草地有很多獨角仙的幼蟲,還有蟋蟀和很多螞蟻,還有…」
「哇!那是木棉花的種子嗎?好多,好像在飄雪,好美喔!」
孩子原本就是親近大自然的,他們會去造訪校園中每個充滿生命的角落,訴說種種生命的驚奇,其實這就是一種活生生的環境教育。環境教育的落實除了讓孩子理解書本裡的知識以外,最重要的是不能剝奪孩子親近自然的機會,只要師長再加以適度的引導,其成效是事半功倍的。
另外,環境教育應該是統整的,廣納各學門的,因為自然環境本身就是統整的。人類將知識分門分科,那是基於研究上的方便與分工的需要,我們不應該迷失在其中。
總之,我們的環境教育不應該僅從書本上去教導孩子獲得知識,應該引導孩子,從自然萬物中去獲得各種啟示,去涵養民胞物與的胸懷,去融合古老的東方智慧、精確的科學技術和現代的西方語言,開闢出一條人與自然萬物共存共榮的康莊大道。

四、結語
陶在樸教授(2000)綜合UNEP(聯合國環境綱要)的「全球生物多樣性評估」(GBA)和其他資料指出:全世界物種滅絕正以每年一千種的速度進行中。鳥和哺乳動物最近一個半世紀的滅種量是過去的三倍。一九○○年以來,全世界的穀類物種大約已
滅絕百分之七十五,消失的速度是每年五萬種。
若地球萬物滅絕了,人類能獨存於地球嗎?人類自稱為萬物之靈,但若萬物消失了,這萬物之靈還有什麼意義呢?或者在地球萬物尚未消失殆盡之前,人類早已經不存在了。

環境教育的推動是刻不容緩的,而環境教育的落實不能僅以書本上的知識為圭臬,
應在日常生活中給予體驗自然的機會,不要讓現代城市的五光十色蒙蔽了人與自然萬物「心心相應」的心靈之眼。


文章來源:
這是 http://www.tmue.edu.tw/~envir2/docume ... AA%AB%AA%BA%AF%B5%B1K.pdf 的 HTML 檔。

G o o g l e 在網路漫遊時會自動將檔案轉換成 HTML 網頁。




#2
Guest 2009-05-02 19:15:44

土壤的秘密-- 讀後摘要
曾紫玉

http://www.lapislazuli.org/TradCh/magazine/199908/19990812.html


《土壤的秘密》(Secrets of the Soil)是一本振奮人心,鼓舞環保士氣的好書。作者Peter Tompkins及Christopher Bird不僅告誡人們化學農業如何毒害我們的土地,而且實地前往全球各地,蒐集革命性恢復土地的實際資訊與方法,讓我們看到了貧瘠的土地如何再次重生,不僅架構完整,舉證詳實,也真實地扭轉現今農業及人類、地球所面臨的生存問題。首先讓我們從土壤所面臨的危機談起。

本書開宗明義即舉一九一二年諾貝爾獎得主Alexis Carrel言,告誡我們土壤的重要性,「眾生的健康與否均賴土壤的肥沃度,因為所有的食物都是直接或間接地來自土壤。」

今日的土壤因過度的耕種、毒化而疲乏、生病,一個好的、健康的身體全賴完整的食物,而完整的食物來自肥沃且富生產力的土壤。Carrel也告訴我們,土壤中的礦物質影響植物、動物及人體細胞的新陳代謝甚鉅,疾病之所以產生的主因在於空氣、水、食物、土壤中礦物質元素的不調,如果土壤裡缺少微量礦物質,那麼,食物及水也同樣會缺少。然而化肥並不能重建土壤的健康,Carrel說,土壤中的微生物將岩石中的元素轉化為腐植質,供給植物養分,使這些元素通過植物得以再為動物及人們所攝取,進而轉化為肌肉、骨骼及血液;相反的,化肥既不能增加腐植質的成分,也無法替代,僅是破壞土壤原有的特性與生命力,當化肥被傾倒在土壤中,經過分解,會與原本土中的礦物質做結合,新的結合物令植物的營養不平衡,不是過剩就是超過負荷,其他未做結合的部分則留在土中,多數成為有毒物質。

在化肥的種植下,植物也許看來茂盛,其實是組織中充滿水分,這使得植物易遭蟲害,產量雖然倍增,甚至多達三倍,其營養品質卻逐漸下降,然而視覺印象往往是人們選購食物最重要的因素,但看來鮮潤充足的食物並不代表能提供我們足夠的營養,加上現今的食物加了人工色素、香精、漂白、加熱、防腐劑等,我們的健康實在堪慮。像我們吃的白米、白麵,其實最富營養的胚芽部分已被加工去掉,而巴士德消菌法下的牛奶不僅去掉了營養上重要的酵素,只剩下細菌的屍體,而且位居食物中殺蟲劑殘餘量的第二名(紅肉類居首位)。

在Loyola大學的生化暨有機化學教授Melchior Dikkers博士說,今日人們遭遇到的最大問題莫過於營養不均衡,全球每兩秒鐘有一個孩子、每年有六千萬的成人死於飢餓;美國雖然有大量的食物供給,花在保健醫療的開支全是世界第一,但整體看來仍是營養不均衡,其癌症、肥大症、心臟病及循環性疾病亦是全世界第一。UCLA醫學院教授暨預防醫學及免疫學專家Joseph D. Weissman博士在許多年的研究後發現,許多致命的疾病僅在近百年中出現,很明顯的是因為工業化所造成的環境污染與有毒的化學物進入我們的環境及食物所致。許多醫生同意,人的身體之所以日趨惡化且病量大增,主因在於我們日常飲食中廣泛地使用合成化學品、食物防腐劑與各類殺蟲劑、除草劑等。在歐、美洲第一個冠狀動脈心臟病例記錄在一九一○年,百年前佔歐、美洲所有死亡人口的百分之一,現在則為百分之三點四,現在,即便是新生兒及幼小孩童也患有癌症及白血球過多症;現居第三大死因的糖尿病,在以前每五萬人中只有一人,現在每二十人就有一位。我們的周遭,不論是水資源、空氣或土壤都充斥著各種污染,這些污染經過食物鏈一層層地濃縮、累積,使得動物脂肪及膽固醇中存有最多的毒素,在美國,甚至連母奶也無法上市,因百分之九十九的母奶中所含D.D.T.成分超過食品D.D.T.含量的最高標準。

預防重於治療,預防疾病最根本還是要從土壤開始。

既然化肥及這些充斥市面的化學用品對我們生活負面的影響這麼大,那麼它們又是如何產生的?十九世紀中,德國化學農業之父Justus Von Liebig在燃燒過植物的灰燼中發現氮、磷、鉀三種元素,錯誤地引導人們以為植物只需要這些元素,而開始了化肥的製造,他的慷慨斷言讓商業合成化學發展極速且獲利很高,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德國出口中斷,這些公司將錢投資在美國,以期加速挖掘美國的化學財源。在此之前,人們一直認為有機質是使土壤肥沃、植物得到營養的來源,但Liebig強烈地推翻原有的認為,由於在植物燃燒的灰燼中發現大量的磷酸,遂進一步推論磷為植物生長的主要需求,他又發明加了含硫磺的石磷,稱之為「超級石磷肥料」(事實上在羅馬時代,農夫是從磨碎的骨頭中獲取石磷酸),當大量源自海中的石磷鈣被發現時,又多了一種人造「礦物糞肥」上市。

十年後,Liebig發現肥沃土壤真正的秘密在於有機排泄物而非化學品時為時已晚,化學公司已大獲利潤,說什麼也不會讓他擋住財路,最初Liebig用來製造超級石磷肥的硫磺酸仍為今日最廣泛販賣的化合物,常用來做為製造顏料、藥品、紙張、染料和炸藥的主要成分。

一八五六年,Williamtlenry Perkin在煤焦油實驗中,意外地自苯裡產生出淡紫色的顏料,較天然顏料易染且不容易洗掉,於是很快就流行開來,而其他顏色也相繼出籠,使他獲利無窮。其弟子Friedrich von Kelule在苯分子中發現,氫分子會將六個碳原子連結為一圓形,德國化學家們從而看出可用人工手法結合碳、氮、氫、硫等,產生數不清的新結合,在德國及瑞士顏料公司發現無數的新方法,將煤焦油及其他廢棄品轉做損害健康但高利潤的藥品後,製藥業也迅速地加入化學製品的行列,單是美國一年就花了八十億購買這些藥品。

一九○五年,德國化學家Fritz淡aber發現如何將空氣中的氮轉做液態氨(其中百分之八十二為氮),一九一五年,德國工程學家Karl Bosch與Haber合作設計德國第一個合成氨工廠,使德國高階官員得以在其帝國戰爭中放恣而行。德國顏料公司夾愛國主義及利潤兩者,製造出炸藥、化肥、藥品,以及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令八十萬人喪命的毒氣。

隨著大戰敵視的結束,大量的毒氣因噴灑法的改進,反而造成更大範圍的污染,轉而對昆蟲們造成傷害,灑在農作物上,也削弱了其對蟲害的抵抗力,所造成的惡性循環如滾雪球一般,逐漸地毒害了土壤及蓄水層,然而這之中只有少數的人得利。

一九二五年,德國GIs公司與美國公司結合(當時雖互為敵國),得到大筆資金而成為歐洲最大的化學企業。這個結合也讓希特勒得以重整軍備,有充分的石油讓坦克車進軍波蘭,發起第二次世界大戰,繼而又製造出一種特別的毒氣,用來殺光數以百萬未提防的受害者,這其中大部分是猶太人。

二次大戰期間,美國的化學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他們取自空氣中不需成本的氨(Bosch)創造出更大的富源——降在德國領土上的百萬噸炸藥。隨著大戰的結束,有十八個新的氨工廠為其剩餘的生產找尋出路,Du Pont、Dow、Monsanto運用戰時豐厚所得,製造了更多的化肥,將它賣給農人,讓他們倒在田裡,等於是扼殺了會生蛋的雞。瑞士化學家Paul清ueller選了戰時副產品的秘方供給製造商,其實是源自軍隊污染中最毒的一種化學品,用以殺害跳蚤、蝨子及其他昆蟲,這個產品很快的成為最有效、範圍最大、最快速的殺蟲劑——D.D.T.。

農家因人工短缺而使用D.D.T.來對抗害蟲,以期增加農作物的產量。大戰結束後,D.D.T.在美國像水一樣廣為使用,直到其毒已滲入到每個動物及人體中,化學公司夾其飽賺的財源繼續向各種殺蟲劑長征,農人因怕農作物生病而過度使用化學物,反而使其植物愈加虛弱,受到更多蟲害。這些公司仍沾沾自喜地持續推出新產品——大半為氯化碳氫化合物,與D.D.T.相似,如有機磷酸、馬拉松(malathion)和parathion等等;為了更大的生產量,化學公司促使銀行貸款給農人購買噴灑農藥的新設施、土地、化肥、殺蟲劑及殺草劑,以維繫其不敗的帝國。

這些化學物毒害了土壤,殺掉土壤中的微生物,妨礙植物生長,也令動物及人身上的疾病增加,這些對歐、美兩洲一些敏感人士是顯而易見的,一些作家紛紛起而宣布不需化學物的可行替代方案。

Albert Howard發現,唯有定期回饋給土地有機質,讓植物的營養足夠,自然會產生抵抗蟲害的力量,吃這些植物的畜牲也因此健康起來;Lady Evea指出,堆肥的作用不在於其包含了植物所需的養分,而是促進生物作用,增生大量的細菌,再經細菌的分解作用讓堆肥轉為腐植質,植物才得以吸收當中的養分;J. I. Rodale指出,傳統的中國從未使用化肥、殺蟲劑及那些龐大的農耕機器,仍然足以維持自身之需,有的只是妥善照顧有機質及密集的人工罷了。

Willian A. Albrecht研究各地的土壤,發現土壤的沃度下降是因為缺乏有機物質及主要的微量元素,這不僅讓植物生病,也讓吃這些植物的動物及人生病,一九二○年代,美國的退化性疾病為百分之三十九,一九四八年上升為百分之六十。他又指出,蟲害及植物生病,只是農作物長不好的表徵,是果而非因,化肥只是令不健康的土壤更加惡化;雜草可以做為土壤特性的指標,不應該用除草劑將之一概清除。

原本僅採用有機農耕的印度在引進化肥後,其化肥消耗量自一九六六及一九六七年的一百一十萬噸上升到一九七八年及一九七九年的五千萬噸。這是因為六○年代,美國及世界銀行對印度政府施壓,要讓化學工廠進駐印度,官商勾結的結果使農人可以買到八到九折的化肥及七五折的殺蟲劑,並且由政府的擔保貸款來支付,也因此在一九六九及一九七九年間,每一英畝半的農地上化肥的消耗量自三點五公斤上升到五十公斤。

一直到一九六二年Rachel Carson的《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出版,美國人才驚覺到環境情況的危急,遂開始推行有機農業,但是化學公司對《New Yorker》雜誌施壓,不讓她的文章刊登其上,威脅出版商不要讓她出書,並且引發許多不利於她的抨擊,甚至指控她為共產黨員。然而,一九六三年,美國總統甘迺迪的科學顧問Jerome Weisner博士組織一委員會,在查證《寂靜的春天》的前提根據後,宣布,使用殺蟲劑要比原子塵(幅射性微塵)的下降要來得危險多了。

一位義大利科學家兼Brussels世界博覽會的化學獎得主Amerigo Mosca發現,「有毒農場的化學物會模仿幅射的特性,使用有毒化學物與使用幅射具有相同的破壞性。他計算一九七○年代所使用的有毒化學物約四十五萬三千噸,相當於一千四百萬噸的145H炸彈,或七萬兩千個Hiroshima型的原子彈所產生的原子塵;亦揭露出有百分之十五的出生嬰兒因此智能遲緩,更不要說對植物、農作物、土壤、水資源污染的劇烈影響;由於PCBs、D.D.T.等殺蟲劑的使用,美國男性的精子數已比三十年前下降了百分之三十,現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大學男生不孕。」

但是你知道嗎?Mosca的全篇報告卻為義大利政府歸為秘密檔案五十年之久。

Charles Walter是第一批揭發這危機的其中一位,對於現在使用放射線照射食物,以殺死病菌並延長陳列架上時間的方法,他引證了十二位科學家的話說:「吃這些食物的老鼠,其胚胎受損,消化能力下降,產生致命的淋巴瘤,使器官改變等。事實上吃被放射線照過食物的副作用與直接被放射線照到的結果雷同,相關的問題包括對傳染性疾病抵抗力的永久下降,如愛滋病等,值得重視。」但這個問題卻因使用放射線方法的價格低廉而被壓制。

在了解到人們對用於自身土壤的化肥及殺蟲劑等是來自貪婪、仇恨,與令生靈塗炭的戰爭遺害,不難讓我連想到化療、放療亦是根源於此,也難怪人們自食惡果,害了自己,也害了其他生命。這些危機所造成的驚恐對有機農耕來說本是多餘且可避免的。富經濟價值及健康的替代方案是存在的,而且效果非凡,只要一點點努力,這星球可以自毒化、污染及日趨惡化的毀滅中拯救出來。而再生的秘密就在我們的土壤。

《土壤的秘密》一書不僅蒐集了各種恢復土壤生機的方法,而且這些方法在世界各地已實行並且成效卓著,甚至令人吃驚,讓當前生存在幾乎已被破壞殆盡地球上的我們,看到了一幅美好且充滿生機的遠景。對環保有莫名熱忱的我將陸續為琉璃人介紹這些寶貴的資訊。

 



#3
Guest 2010-09-03 07:31:55







[高級搜索]


 : XOOPS is a dynamic Object Oriented based open source portal script written in PHP.  

Powered by XOOPS 2.2.4 © 2001-2007 The XOOPS Project

Theme Design: Solo / Wolf Pack Clan

mm鼠唲